|
|
|
|
|
您當前的位置:本地通首頁 > 本地歷史 > 武陽:被“風水化”的名人故里

武陽:被“風水化”的名人故里

關鍵詞:文成,武陽,劉基故居     我要發布新的信息
  • 相關機構: 文成
  • 電 話:
  • 網 址:http://
  • 感謝 zjwcccoo 您提交的信息已被本站采納
  • 點擊率:2739

    已有0網友參與糾錯

 

武陽古村


劉基故居



一、印象武陽:世外桃源不多讓也

  武陽,是劉基的故居。以此地名定位,準確到一個村。
  是的,武陽就是一個村。因為劉基的緣故,武陽大概是文成最著名的村了。而在我未曾與之“謀面”時,便已聽聞了它的“大名”,及某些相關的“事跡”。名人與名地大多是相輔相成的,人因地靈,地因人名,雖各有異處,那瓜葛卻是相似的。
  而最初的瓜葛,來自于這樣一個故事。那是《南田山志》有記載的,大致意思是說:劉基的高祖劉集,因受戰亂之苦,想找處“世外桃源”安居樂業,于是按習俗向山神“求夢”,結果夢見執羊頭而舞,尋訪之中,看到一處地方頗合心意,問地名,說是“武陽”,恍然悟夢“舞羊”,遂自麗水遷居至此。
  的確,于我慕名之時,我便想象,那武陽必是一處“世外桃源”,隔山、隔水、隔喧囂,只是行到山窮水盡處,便又豁然開朗了,有梯田層層云上,有人家依山伴水,阡陌可交通,雞犬近相聞,若逢春,則犁耙播種,若遇秋,則鐮鋤收割,夏來溪成瀑,冬至松履雪,而村落不經意的焦點,是一處看似普通的宅院,穿透近七百年的時空,你可傾耳聽聞,有一少年書聲瑯瑯,念得是四書五經,卻隱有郁離之氣,慷慨之風。或是風吹動了門環,宅院的門伊伊呀呀地敞開了,少年那張朝氣蓬勃的臉被霞光照得通紅,與那輪朝陽,一同輝映了整個村莊,南田山,乃至不斷延伸的大地。
  把眼光從歷史煙云中收回,那少年的身影亦掩入了汗青書卷,而宅院也著實破落了,檐角的殘瓦,墻頭的斷磚,與那見證歲月滄桑的苔痕,訴說著曾經時空地流淌。只是,一樹梨花從院子里伸出頭來,若霜發漫頭的老人,卻招搖著青春的活力,把關于時空的魔瓶打翻在地,混淆一團。
  一只黃毛小狗從宅院門前溜過,汪汪地駐足了片刻,便撒腿向前奔去。緊跟其后的,是抹著鼻涕的兩個娃子,你很難從他們沾滿了泥巴的衣著上分辨出是男是女,是青梅竹馬兩小無猜,還是哥倆好同穿一條褲子,但你可以彎下腰來,攔在他們問:
  小朋友,這是哪里?
  這是劉國師公的老家,武陽。小家伙驕傲的回答。劉國師公,是劉基后裔對先祖的尊稱。
  那劉國師公住在哪里?
  就在那里。小家伙用手指著前面的宅院。
  當然,你若還想拉著拍張照片,或者掏包給點什么獎賞,他們還是會有點怕生,一溜小跑追著那小狗,然后回頭很不好意思地告訴你:我媽喊我回家吃飯了。
  這樣的想象,于我應是腳踏實地的。而在我終于有機會腳踏實地去過武陽后,我這樣的想象,也得到了印證。雖有些許出入,或略有遺憾,但大致影像的輪廓,還是相當吻合的。
  印象中的武陽,那無疑是一個美麗的地方。只是,陸陸續續地來過了幾次,卻都是一窩蜂的,熱熱鬧鬧過后,留在心底的,反倒是冷冷清清。

二、風水武陽:地靈人杰不是傳說

  村里的人是熱情的,知道我們的來意后,紛紛圍了過來。而其中的幾位老人,更是主動地拉著我與幾個同事要先看看這個好地方。
  “武陽這地方,風水好,所以才出了個劉國師公。”站在村子一側的馬路上,老人指指點點,意興盎然。對于風水,我那只鱗片爪的認知,老人那熟識的敘述,讓我只能“嗯嗯”做著不懂裝懂地答復。
  “左邊像弓箭的,叫弓箭山,右邊像寶劍的,叫寶劍山,水口那個像烏龜的,叫金龜山,這就叫:左弓右劍,金龜把水口。前面那片田垟,叫‘七星落垟’,原來那里有七個小土包,排列成北斗七星的形狀,文革時候被破壞,現在只剩三四個了---”
  我順著老人的指點望去,隱隱約約覺得有幾分相似,幾分不似。風水是神秘的,就在這山山水水的似與不似中,國人在遙遠的年代開始,就把個人的命運與身邊生活起居的環境聯系起來,在他們樸素的哲學觀念里,人與自然是合為一體的,這種生命意識的廣延,使他們對人類個體的存在不再孤獨,不再迷惘,并對環境保持著敬畏,在自我的生存有限空間中維護著一種自覺的平衡,從而延伸出一門相對系統的學科:風水學。盡管因為東方的思維,這門學科有著過多唯心主義的附會,但其中人類對自然認識的經驗及融合,卻遠非所謂迷信那般簡單。
  劉基,就是這門學科中佼佼者。史書對他這方面的評價是:尤精象緯堪輿之學。也就說,特別精通星象和風水。而在民間,則干脆被推為:風水祖師爺。是的,面對老人的指點,我恍惚產生了錯覺,在我眼前是一羽扇綸巾的長者,須發斑白,眼神深邃,看山,青山不老人憔悴,看水,綠水常流身寂寞。于是,山掩息,水長嘆,無語相對,心聲誰言?
  我在恍惚中揣測,這個長者就是歸隱故里后的劉基,面對家鄉熟悉而又陌生的山山水水,感慨自然奧妙,感慨世事無常。或許,他從這山山水水中看到了自己的宿命,只是,宿命又如同這山山水水而讓個人無力改變,不知何時起,自己已成了這山山水水的一分子,不知何時起,自己又是這山山水水一看客,似分似合,若即若離,看也看不明白,說也說不清楚了。
  是的,人世間最無奈的,莫過于看到了不想看到的結局,卻又無力改變。就在這武陽老家,劉基走過人生最后的日子。所謂成也風水,敗也風水,在注定的結局中,劉基以一種荒謬的方式,給自己的人生畫了一個圈。談垟巡檢司一案,讓劉基原本“防寇”的初衷,成了政敵奏折中建有王氣之墓的口實,在誠惶誠恐中,行將就木的劉基終于把老邁之身托付給了老家的山山水水。
  的確,即使承認風水這門學科,但再好的風水,也抗不過個人的宿命,以及隱藏在宿命背后屬于某個時代的制度鐵律。或許,對于風水,這樣一種曖昧的姿態是最適合的:信則有,不信則無。
  其實,撇開風水不說,武陽還是一個很有意思的地方。在老人斷斷續續的介紹中,我們得知武陽是兩縣的交界地,與青田縣的嶺根、萬阜為鄰。于是,就有了一口田水流經兩縣匯溫州;一家兩兄弟,一個住文成,一個住青田之類的趣事。不過,最讓人神往的還是:
  在那村落背后,有一片青山,叫五角仙峰,形如五指,中峰最高,海拔982米,站在峰頂,能看到文成、青田、景寧三個縣。尤其是清晨時分,登高遠眺,常見云霧繚繞,層巒疊嶂,平湖鑲鏡,宛如仙境。用老人的話總結,那就是:好看兮好看!
  同事某善攝影,砰然心動,問:到那山頂要多久?
  老人回答:大概要四十分鐘,來去一個半小時左右。
  看時間,約五點。商量后,等下次吧。
  同事略感遺憾,說:下次,我一定來。
  呵呵,武陽,我還會回來的!

三、明日武陽:發展與保護的困惑

  在看風景的時候,不知不覺中,老人把我們帶到“劉基故居”前。
  據說,這里是后來翻建的。不過,根據所謂“風水”,以及出土的半塊“石馬槽”,幾乎是被確認,這里就是劉基故居的原址。近千年來時光流淌,對于中國式的木質建筑而言,風吹雨打后的破敗,那大致是必然的結局。而茲于“名人”的原因,在原址上進行揣測樣的修建,儼然便是“景點”了。
  只是,即使作為“景點”,也出現了破敗的氣象。
  故居的大門是鎖著的。可以判斷,這“景點”似乎是不再對外開放了。由于我們采訪者的身份,老人打開了門鎖,于是,眼前的荒廢一覽無遺。
  擱置的牌匾,地上雜草,凌亂的布置,令人莫名感傷。而地上到處冒出的竹筍,與四周庭院式的建筑,構勒出了一幅不著調的圖景。于是那些忽然闖入了人們,便更是顯得格格不入起來。
  這里還有人管嗎?
  現在沒人管了。
  那有沒有向上面反映?
  有啊,上次他們來修了一下,不過投入太少了,不管用。
  是啊,不過我們是“山頭地”,財政較吃緊,只能是慢慢來。
  其實,這樣的解釋,作為采訪者的身份,還是不大適合的。以職業來說,我們更多要做的是還是傾聽。只是,我不忍。或者說,不稱職。
  的確,老人并沒有滿意的我回答。老人說,他們也理解政府,知道政府的事是急不來的。不過,有一個問題還是希望能盡早予以解決。
  這是怎樣一個問題呢?在老人的敘述中,我終于有了大致的了解:原來還是在八十年代末,當地政府為保護武陽的建筑整體風貌不被“破壞”,以便將來更好地開發“劉基故居“這一景點,遂與村民簽訂協議,村里建設由鎮里統一規劃,并規定以后凡村民在武陽修建房子,不得高于兩層。在當時,村民應該是支持的,只是,二十多年過去了,村民還沒有看到“劉基故居”景點整體規劃的圖紙,而想蓋“洋房”的念頭,卻在一些村民心中愈發強烈了,又因為協議的限制,無法付諸實施。
  說白了,這個問題,就是發展與保護之間的矛盾。在許多地方,特別是名人故里,這是一個普遍的問題。
  我無法直接回答老人提出的問題。在這個問題上,政府顯然是有遠見的,且是站在全局的高度上,只是相對于村民的耐心,顯然在行動上有些遲緩了。而村民無疑是務實的,更講究切身的生活改善。那些個村民蓋“洋房”的想法,自然是符合情理的,他們有權利住的更舒適一點,甚至是說,娶媳婦時讓人家看到也更體面一點。
  我零零散散地回應著。我想辦法總是會有的,只要肯動腦筋。的確,武陽,作為劉基故居所在地。注定是要成為“景點”的。或許,這也是命。只是,既然已經是命中注定,能不能盡快把具體的“景點”規劃拿出來。即可加快景區建設,又可讓村民明白怎么蓋房子,把房子蓋在哪里。
  而面對此類情形,曾有人在理論上給出答案:在發展中保護,在保護中發展。調和發展與保護之間的矛盾,形成“雙贏”的局面。只是,我不是決策者,何況也不知道多少內里就中。或許最實際的,就是給那么一點點建議。
  又是日落時分,帶著這個讓人糾結的問題,我們驅車離開了武陽。
  回望村口,古松巍巍,心有戚戚。

贊助商提供的廣告
糾錯信息:( 已有 0 人發表糾錯信息 )
糾錯信息:
感謝您的參與,讓大家更準確的了解文成!
用戶名 密碼 不支持匿名評論
標題:
驗證碼: (看不清?點擊圖片刷新)
電話:010-61744588 傳真:商務合作QQ45177403 郵箱:union#ccoo.cn
地址:昌平區北七家宏福11號院創意空間 郵編:102209
Copyright © 2004-2019 地方門戶版權所有  技術支持:城市中國
京ICP備09021873號 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090779號 電信業務審批[2009]字第548號函
不良信息舉報中心
微信彩票官方吗